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有座花果山 > 第8章 哥鸡哥鸡
    所谓灵能值,刘树搞不懂,但好歹也是玩过几天游戏的人,对积累经验值方面还是杠杠的。

    似乎感觉已经找到快速积累“经验值”的系统BUG,刘树说做就做,哗哗的对着一从灌木一阵“施肥”,甚至还捎带命令有些莫名其妙的‘肘花’也来。

    人家是猎狗好嘛!你以为我是天天呆在家定期出门放风的宠物狗呢!从小柯基眼神里流露出的幽怨,刘树就基本知道它的内心OS。

    但这,并不妨碍刘树带着它一起给‘了不起大罗盘’加“经验值”。

    然并卵,刘树很快就失望了,一人一狗费劲吧咧的快挤干膀胱里最后一丝水分,灵能值合计也才加了5,远低于畅快淋漓来了一泡的小猪佩奇。

    麻蛋,难不成这破罗盘偏爱猪吗?刘树很有些接受不了在这方面不如一头猪的事实。

    或许是‘仙器’感受到了刘树的吐槽,适时的放出了一部分‘说明书’。

    原来,想获得灵能值,需要给被人类不断索取的大自然足够的补偿,就比如一人一猪一狗在树下撒尿,就会被视作给植物施肥,所以自然能获得灵能值。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人或动物都可以,必须是刘树本人或者是服从并附庸于刘树的生物,哪怕是一棵树,一株草。

    小猪佩奇和柯基犬已经视刘树为主人,它们自然算为后者。

    而之所以小猪佩奇的“经验值”更高,并不是说猪尿对植物更有营养,而是,同一种方式反复使用,“经验值”获得会持续降低。

    至于说还有那些方式可以获得灵能值,‘了不起大罗盘’的说明书再度戛然而止。

    那分明就是:给你个渣渣说那么多有个球用的意思。

    这样啊!颇有些失望的刘树默默翻了个白眼,充分表达了自己对无聊的某些人们这个无聊设计的鄙视。

    而后,眼睛一亮,拍拍扇着大耳朵对自己戴着蛇围脖新造型挺满意的‘五花肉’,怂恿道:“去,清空肠胃,晚上才能多吃!”

    ‘了不起大罗盘’。。。。。。

    30/100

    35/100

    37/100

    原来,就是这么简单,哥明天就去买一百只小鸡放山上,那是哥的鸡。

    “哥鸡哥鸡哥鸡,我爱你。。。。。。”哼着魔性小曲的刘树心满意足的带着一猪一狗下了山。

    胸口有些烫,估计‘了不起大罗盘’快被刘树的一顿骚操作给快弄宕机了,需要通风散热。

    人间套路深,我要回上天。

    可惜,刘树不打算秀胸肌。

    所以,熬着吧!

    做为一个不高调的人,回到已经属于自己的黄土屋里的刘树,把柯基犬打的野兔和何首乌都丢进麻袋提在手里,就带着打着花领结的‘五花肉’和‘肘花’往村里走。

    大支五步蛇那是人家‘五花肉’的猎物,况且一看那货围着纯天然围脖就摇头摆尾的骚浪样,就知道它指定是一头高调的猪,刘树绝不会干涉一头猪的个性,那就让它在高调的路上狂奔吧!

    好吧!其实,是刚一回家就被两个老头儿坑的刘树决定培养一头‘网红猪’,就‘五花肉’摇头晃脑扭着肥硕的后臀走在乡村小道上的风骚背影,妥妥吸粉的潜质。

    这个时间段,孩童们都还没放学,主要是干活往家走的乡人们居多。

    九溪村不算大,刘树这个倒霉孩子虽然不算多出类拔萃,但好歹也有个过了百岁的老太爷撑场面,又去城里混过几年,在九溪村绝对算是知名的年轻一代。

    回小伯伯家的这一路上,碰到的乡人在和刘树打过简单的招呼过后,纷纷对‘五花肉’的纯天然围脖发表自己的看法。

    “哦呦!这么大一条毒蛇嘞!阿树你晓得不拉,这种蛇被咬上一口要死人的嘞!”家住村口的李婶如此说。

    “卖给阿伯好不拉,阿伯风湿关节炎,需要泡壶蛇酒治一治!”村西头的陈伯满眼笑眯眯。

    “是啊!听说你承担谭老太爷花果山的租金了,真是个好孩子,这条蛇卖给阿叔拉,二百块,当阿叔给你的支持了。”和刘树一个姓氏的刘叔直接打算掏钱。

    “五花肉真不错的嘞!以前就知道吃,没想到还能打猎的嘞!好猪好猪,阿树你过年的时候可别打它的主意啊!如果非要卖的话,记得给婶婶啊!”和刘树二叔隔壁的邻居朱婶对五花肉貌似更加偏爱。

    尤其是对肥硕的猪后座,目光中满满都是‘怜爱’!

    。。。。。。

    显然,‘五花肉’和‘肘花’在村里绝对不是籍籍无名,尤其是那句‘以前只知道吃’的评价,刘树分明看到圆溜溜的小猪眼在闪烁。

    绝对心虚的表现。

    怪不得这货在不怎么做饭的老太爷哪儿都能吃得肥头肥脑的,肯定没少干去各家厚着猪脸蹭饭的勾当。

    就这样,向来混不吝的刘树带着两只宠物在一帮长辈们略带调侃式的善意提醒下,选择落荒而逃。

    这就是让一头猪走高调路线的代价。

    哥果然是全村的希望啊!刘树只能在心底默默‘悲凉’,可能全村都在等自己回来继承遗产的吧!

    当然了,刘树也明白,看似是调侃,其实更多的,是真心的希望,希望他能安心在村里,用他在城里学到的一些新东西,给偏居一隅的九溪村带来些许改变。

    九溪村其实是个很适合生活的地方,村民们靠着在山里种种茶,养养蚕,在合适的季节采采各种山货,一家一年收入个三四万块。

    虽然不会富,但也绝不至于说穷。

    可是,现在这样一个经济的时代,在经济浪潮不断的席卷下,原本宁静的九溪村焉能独善其身。

    为了从一个自己呆腻了的山里到另一个城里人呆腻了的都市中去感受繁华,或者说的更高大上一点是为了梦想,有点能力的年轻人都选择离开村子出外打拼,基本都是过年才回来个半个月一个月,而还留在村里的,只不过是些“老弱病残”罢了。

    这或许并不是九溪村才有的现象,而是整个国家农村中的现状,国家要建设,需要大量劳动力,不断推进城镇化,繁华的都市对农村的无数青年有着极大的诱惑。

    可是,这并不是那些上了年龄的上一辈农村人们想要的,他们需要钱,但更需要亲人。他们需要儿女,膝下的孙子孙女需要父母,怎样将亲人留在身边,还能挣着钱,才是他们最想得到的。

    虽然大伯刘青山没明说,但刘树能从他的眼神里读懂和这些乡邻们一样的心思。

    他,就是九溪村的试验田。

    只要他能在村里干得不错,就会吸引在外辛苦打拼的年轻人们归来,九溪村就会重新充满活力,而不是只有一帮大叔大妈带着一群孩子孤独的守望。

    愿望其实很朴素,就是。。。。。。

    全村的希望有点方!

    既然是希望,要人给人要政策给政策,这才是应有的基本操作,而他这开局就给一山猴是个什么鬼?

    当回到小伯伯家的刘树‘满腹委屈’的给早已经在院子里坐下喝茶的大伯如此吐槽,刘青山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你晓得伐,你太爷临走的时候可是专门交待过了,你娃娃就是属猴的,不给你弄个紧箍咒套着,指不定跑哪儿去了嘞。”

    这可真不是亲太爷啊!刘树无语问苍天。

    “大哥,其实你们这样逼我们家阿树也不对。”在门前清水池里淘弄蔬菜的小婶婶插了一句嘴。

    刘树冲小婶竖起大拇指,伯伯不是亲的,婶婶必须是亲的。

    “在村里给他寻个媳妇儿,生上几个娃,以我们家阿树的性格,肯定不会走了。”小婶接着建议。“我看村东李家的姑娘不错,年龄合适,又勤快。”

    “大伯,我错了,这一年五万的租金,我觉得很优惠。”刘树干脆利落的承认了自己的目光短浅。

    比刘树大上两岁的李家大姐,人妥妥的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彪悍体质,一旦闹起别扭来,两个刘树都不是其对手,至于刘树那个武力值爆棚的铁杆小弟大憨。

    呵呵哒!

    那是他亲姐!

    关于遗传基因这一块,李家伯娘向来都是拿捏至死死的。

    当然,刘树那里会怕这个,以他的帅和才,那个女子不得那啥那啥的?

    反正想这个的时候,刘树脸一点都不红,其中的关键,是脸黑。

    他主要是不想大憨说:人家把你当兄弟,没想到你却想泡我姐,禽兽!

    而刘树,向来视友情为生命。

    就是这样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