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超凡机械城 > 第二十一章 小小幕僚
    【白狼】巴泽尔和奥玛长公主尤弥尔的密谈合作,原本已经达成了初步意向。

    至于酒馆二楼的小打小闹,也没能入二位大人物的眼。

    可谁都没想到,雷恩身上的毒气炸弹突然被引爆了。

    虽说这种程度的毒素对他们这种解开了五条基因链的顶级高手来说,并没有多少威胁。

    可这一爆炸,却引发了连锁反应。

    ......

    屋外,正埋伏等候信号的奥玛皇家供奉团几大高手自然也第一时间发现了“风信子酒馆”里突然发生了异常爆炸。

    而根据情报显示,那个酒馆就只有长公主和巴扎尔再密谈...

    他们不由地补脑,这诡异的爆炸,必定是发生了某种变故。

    虽然还没看到动手的信号,可他们还是决定立刻动手。

    下一瞬,几大潜伏的高手浑身气息暴出,急速突进。

    为对危险感知异常灵敏的魔幻亚人种“狼人”来说,这动静就像是黑夜中突然迸射出的太阳,刺得他眼疼不已。

    .......

    突然冒出了多顶级高手的气息,这局面还看不明白?

    【白狼】巴泽尔觉得谁再报任何侥幸,他就是头二哈!

    所以,他决定先下手为强。

    狼人的感知让他比尤弥尔更早发现外面的动静。就在尤弥尔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他突然暴起发难,变身狼人偷袭了这位奥玛帝国长公主。

    这才有了雷恩看到的,酒馆被轰塌了大半的夸张动静。

    ......

    “这就是这个世界解开了五阶基因链的顶级强者么,恐怖如斯...”

    瞧着眼前的废墟,雷恩眼皮跳的很厉害。

    单单这一击的威能,便抵得过前世的单兵火箭炮了。

    雷恩自然也不曾想到,这么巧合,偏偏在皮西斯打算谋害自己的酒馆里,遇到了怪盗业的天花板“白狼怪盗团”的团长【白狼】巴泽尔。

    更巧合的是,自己似乎莫名其妙地卷入什么大事件中...

    果然啊,穿越后运气一如既往的糟糕。

    雷恩一脸生无可恋,心中吐槽了一句。

    仔细一回想,这一男一女,不就是之前店里角落里的那座可疑的客人?

    可他同时也心生了好奇,那这头威风凛凛银色巨狼是巴泽尔,那么那个受伤的女人又是谁?

    能抗住这一击还不死,必定也是个顶级强者。

    不用雷恩猜测。

    很快,这女人的身份也揭晓了。

    ......

    就爆炸后转眨眼的功夫,只听见嗖嗖几声破风声,光影一闪。

    再一眨眼,雷恩就看着酒馆附近的街道上多出了几个人来。

    一个穿着全身重甲的巨剑骑士,一个拿着法杖的黑袍老头,一个藏头露尾的斗篷男,还有一个有几名护卫簇拥着“高富帅”年轻人。

    不是雷恩认识那个年轻人,而是因为那家伙的装扮实在太打眼了,让人不难猜到他的身份必定十分高贵。

    年轻人一头潇洒金发,碧瞳剑眉,脸上戴着的居然是纯金打造的半面防毒面具。做工精致的高皮靴,一身贵族风的黑色礼服,胸前双排纯金纽扣上都雕刻着黄金狮鹫图案...

    有资格把皇室斯普格林家族的专属纹章弄在扣子上,青年的身份也不难猜测了。

    “奥玛皇室的人?”

    雷恩看到那金发男子的装束,猜到了来人的身份,可转瞬眉头皱了起来。

    别的地方遇到这些人,他都不会觉得意外。

    可这些家伙,居然跑到了怪盗们的“黑市交易会”来了?

    羊入虎口?

    饶是眼前几位看上去都是大佬级别的人,可也不见得你们能来人家土匪大本营猖狂啊!

    .......

    很显然,【白狼】巴泽尔也是这么想的。

    被人在自己的地盘算计了,这头银狼的暴脾气能忍?

    “黑摩斯,你这老家伙居然都来了?我还以为你会老死在奥玛皇都呢...”

    巴泽尔看到了那个拿法杖的老头,狼眸中闪过了一抹凝重。

    毕竟,这位和自己齐名“十大传奇猎魔人”之一的【阎魔】黑摩斯·萨卡利亚,可是元素法师领域最顶尖的高手。

    “巴泽尔,上次见面,还是十年前了啊。看上去,你的脾气还是没变呢...你们狼人的寿命悠长,还真是让人羡慕的天赋呢。”

    黑摩斯浑身魔气涌动,远远望去,他身上那袭黑色法师袍像是熊熊燃烧的地狱黑炎,隔得老远都给人一种炙热毁灭的感觉。

    巴泽尔冷笑一声,沉声问道:“怎么,十年前没分出胜负,今日你还想来试试?”

    听到这话,那位宫廷大魔导师摇了摇头,平静地回应道:“大皇子殿下要来平定匪患,我这个当老师的,自然是舍了这把老骨头也要来尽点微薄之力咯。”

    “呵?”

    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儿,巴泽尔冷哼一声。

    这时候,他这才瞥了一眼那个带着黄金防毒面具的年轻人,故意用夸张的语气道:“噢,瞧瞧我看到了谁?奥玛的大皇子昆廷·斯普格林都亲至了,我巴泽尔是不是该感到荣幸?”

    在绝对实力面前,贵族的身份并不能让巴泽尔多瞧一眼。

    听着这轻蔑的语气,大皇子没说话。他那傲慢的眼神,仿佛让他觉得和这种卑贱的怪盗搭话都是一种侮辱。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而这时候,昆廷身边的那个黑袍男子走上前一步,轻松地笑道:“巴泽尔阁下,不用拖时间的,你的那些属下来了,也救不了你。”

    “哟呵?”

    被人瞧出心中打算,巴泽尔冷笑一声,也全然没在意。

    反而那张银狼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神情,瞥了一眼几人:“诸位真以为吃定我了?真当我‘白狼团’和这数十万兄弟是摆设不成?”

    倒不是他托大,而也是这事实。

    即便对面来的几个都是奥玛宫廷的顶级供奉,可真要想杀自己,一时半会也不可能。

    可真要打起来,自己“白狼团”的兄弟会袖手旁观?

    真当这十多万穷凶极恶的怪盗是泥捏的?

    “那个...巴泽尔阁下,之所以和你说这么多呢,大概我们想法是一致的。我们其实也是再等你的属下们都过来支援你...”

    黑袍男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也没藏着掖着的意思。

    然后,他用最风轻云淡的语气,说出了一句最霸气十足的话。

    “毕竟,原本今天就打算把你们...一网打尽的!”

    什么?!

    听到这话,巴泽尔瞳孔猛地一缩,隐隐察觉了不对劲。

    他左右看了看,难不成奥玛的皇家军团大部队围剿过来了?不对啊...他们选址这暴风湖畔地势开阔,即便是有大型军团,想要围剿也根本办不到。

    这家伙...说话的底气在哪儿?

    他一双银瞳盯着刚才“说大话”的黑袍人,谨慎地问道:“阁下是谁?”

    黑袍男的兜帽始终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只能看见他微微扬起的嘴角,待着三分邪魅:“鄙人克莱门斯·F·梅特涅,只是昆廷殿下门下一个小幕僚罢了,不足挂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