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摄政王谋取太子妃 > 048、娘胎里带来的毒
    逃回自己房间的易山还在大口大口喘气。

    想到王妃治病的情景,难道她每次治病,都会用那样的法子?

    怪不得摄政王会生气。

    王妃和太子曾经的种种,现在王妃又为那么多人治疗过天花,还为九王爷治好了胳膊,王妃到底和多少个人有过那样的举动?

    想到摄政王在晕倒后,他开始很是配合王妃,后来看到王妃竟然用手击打摄政王的胸口,后来,竟然还亲了.....

    亲了!

    易山只觉得肝胆俱裂。

    摄政王也是因为这个才会这么生气的吧?

    这边,摄政王还是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她的手腕都被男人攥的生疼,又被他浑身下上散发的威严压的喘不过气来。

    对上摄政王越来越冷的眼神,冷汗莫名爬上了脊背,艰难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试图解释,“王爷你刚才心脏骤停,没了呼吸,情况太危急,我没有多想,只想不能让你这么挂了。”

    摄政王当时是怒急攻心,失去了意识,但是心脏骤停、没了呼吸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就是她那个地方的说话方式?

    只想到当他睁开眼时,女人柔软的唇~瓣,正紧压着自己……

    他眸内掠过一丝愠色,很快被压下。

    刘佳璇正色道,“我给你心肺复苏,给你人工呼吸,都是为了......”

    喋喋不休一连串他听不明白的词语从女人的口中说出来,想到这个女人的来历,他又控制不住心底的恐慌,没有给自己多想的机会,两手捧着女人的脸低头直接亲下去.......

    霍达怎么也想不通他为摄政王治病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摄政王会好的这么快,冲进来想要问个清楚,不想正好看到这一幕,没有心里防备,看到的那一刻,他惊讶的叫了一声。

    刘佳璇听到声音,这才反映过来,猛然推开摄政王,气呼呼的跑远了。

    霍达站在原地,愣愣的看了一眼脸色不好的摄政王,把腿就要逃,却被摄政王大手一伸,直接把他提留到跟前。

    “刚才你都看到了。”

    “没有。”

    傻了才说看到了。

    依照刚才的情景,应该是摄政王用强的。

    哼!

    原本还以为是正人君子,原来是个小瘪三。

    霍达心底各种腹语,他还没有忘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

    很快上手为摄政王看起来。

    “奇怪,你真的又犯了?”

    摄政王一个眼神扫过去,霍达连忙闭嘴。

    看来在他们来之前真的发生了什么,真的很好奇啊!

    易北捧着一封宫里传来的密信,“王爷。”

    摄政王一看,伸手结果,眉头蹙了下,眼眸变的幽深难测。

    正好霍达起身,整理带来的东西,边数落易北带自己来的方式太过粗~鲁。

    易北看了一眼摄政王,拖着霍达就离开。

    人是被拖着走了,但他的嘴没有闲着。

    “王妃懂的不少啊,连我都没有本事这么快治好,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易北多么想要堵上霍达的嘴,但他也惧怕霍达的银针。

    “你说这个王妃是怎么做到的?”

    “真是奇怪了,整天追在太子身后跑的野女人,怎么就变成了摄政王妃了呢?”

    “你说,以后参加个宫宴什么的,他们见面该有多么尴尬?”

    声音渐渐走远,摄政王看完信之后,放在手中微微一撮,松开的时候变成了粉末从手中落下。

    最近皇宫里真是热闹,先是天花,后来又有九王爷的断臂,就连皇后也来参与一脚,现在,老皇上也不安分了。

    件件事情看似无关,却总是被一条无形的线牵着。

    想到这,他骨骼分明的指节,在桌上敲了几下。

    只有摄政王一个人的地方,戾气不受控制的开始蔓延。

    ......

    刘佳璇回到怡月轩。

    她总觉得自己好心真的是喂了狗。

    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

    “王妃,你终于会来了!”

    半夏和半秋推开门,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归来的王妃,两人惊喜的冲过去,跪在地上。

    “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刘佳璇很快收起心底的不满,刚才发生的事情,的确很够冲击,如同摄政王的病。

    哎!

    人呀,不管活在哪个位置上,都不容易。

    手握大权又能怎样,还不是有见不得光的事情。

    这么想来,自己过的也算是太糟心。

    可,摄政王到底是怎么回事?

    职业病又犯了!

    半夏和半秋很快开始忙碌起来。

    忙着伺候王妃洗澡,洗完澡又开始忙碌着吃饭得事情。

    刚忙完这些,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刘佳璇坐在桌前,一个人咬着筷子,想着摄政王病情的事情。

    她呀,就有这么一个习惯。

    只要遇到疑难杂症,不研究一个透彻,不真正的解开这个谜题,她是吃不好,睡不好。

    摄政王到来许久,她都没有发现,完全以为给她夹菜的是两个丫鬟。

    吃着,想着,等到几次往自己碗里夹菜,都没有发现,吃了一些,没有胃口,放下碗筷,起身到旁边拿着纸笔开始在上面忙碌起来。

    摄政王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忙碌的女人。

    忙忙叨叨的一阵,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女人是在研究自己的病。

    “不用想了,从娘胎里带来的毒。”

    摄政王突然开口,吓了刘佳璇一跳。

    等她反映过来,这才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旁边的摄政王,和不知道去哪里的两个丫鬟。

    “你解不了。”

    “为什么解不了?”有人质疑她的能力,刘佳璇自然不愿意。

    “霍达研究这么多年都没有跟你,你以为凭你那半吊子的能力,能把我治好?”摄政王也是看到女人为这个忙里,才想到了支开这个女人的法子。

    元都将会有一场血战,依照今天的情景,这个女人已经被牵连其中,只有把她送走,彻底的离开这个乱世,才能真正的保护起来。

    “如果我说我能治呢?”

    摄政王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刘佳璇却是快步来到摄政王跟前,拦住他的去路,“我一定能行。”

    “别逞能。”摄政王说着用手把女人扒拉到一边。

    刘佳璇的那股子倔强劲上来了,再次冲过来,“我肯定行!”

    摄政王叹口气,果然经历的事情太少,这么快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他更不愿意留下这个女人,狠心,咬牙开口,“先不要说大话,我的事情霍达最清楚。”

    站在门口的两个丫鬟,为王妃举动捏了一把冷汗。

    几次拦着摄政王的去路,太大胆了!

    最终,摄政王还是离开了,刘佳璇为了找到摄政王治病的法子,她直接找到了霍达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