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承包的奶狗居然是大佬 > 第069章 风波再起的晚宴
    苏海升举办的晚宴,是在自己公司旗下的别墅山庄里,场地宽阔的的可以赛车,他对今天已经期待了很久。

    “老陈,少爷回来了吗?”苏海升看着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宾客在说笑,心里有些焦急,小念不会不回来了吧?

    “先生别担心,今日往山庄来的宾客过多,堵车也是有可能的。”管家老陈连忙安慰这个因为激动而不停来回走动的男人。

    其实来山庄的道路宽敞,平日除了度假的有钱人,基本不会有别人过来,又怎么会堵车呢,但看着紧张的坐立不安的先生,他也只能先这么说了。

    “哦,对,看我,我太急了,不着急,对,不着急·····”苏海升搓着手,眼睛不停的扫视走进宴厅的宾客。

    ---

    姜辛此时正站在全身镜前,看着镜子里的美人,她身上穿的这件V领星空蓝亮片长裙,是苏念订的C家的高定款。

    属于有钱都买不到的款,她早就想订了,但刚出来就被订走了,她以为没机会了,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穿在了她身上。

    她将长发放了下来,戴上优雅的钻石耳环,钻石在灯光的反射下,更衬的她肤若凝脂。

    作为苏念的女伴,她并不打算太高调,喧兵夺主会给苏念带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她只是描了个眉,涂了一层豆沙色的口红。

    温婉精致的像江南烟雨里走出来的美人。

    她走到门外的时候,苏念已经倚在门边许久,他目光里的热烈,即使瞎子也能看出来。

    “好看吗?”姜辛脸皮再厚,也被他炙热的眼神盯得有些不好意思。

    “好看。”苏念用自己最乖最暖最真诚的语言回答她。

    好吧,她感觉又被撩到了。

    当苏念和姜辛的车停在山庄门口时,苏海升立马眼尖的迎了过去。

    “小念,”激动的喊完,苏海升才察觉到苏念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他心知肚明,这位就是他的未来儿媳妇儿,但他必须假装不知道。

    “小念,这位是?”

    苏念也不戳穿他,一脸温柔的看着身边的女人,“她叫姜辛,是我的朋友。辛辛,这是我爸爸。”

    被点名的姜辛,将挽着苏念手臂的右手抽了出来,礼貌的开口:“伯父好。”

    “好好好,小姑娘真不错----”

    他还没说完,被苏念截住话头:“爸,你有客人来了。”

    如果不是他这么快上来打招呼,辛辛还可以再挽着他的手臂多一会儿,更何况谁知道他继续说,会说出什么话来。

    姜辛看着父子俩人的互动,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不是私生子吗?居然关系这么好?那为什么到现在才相认?

    一脸思索神情的姜辛刚走进大厅,就碰到了不想碰到的人。

    但即使再不想见,还是要硬着头皮打招呼。

    “易总。”

    看着易墨身旁挽着他的女人,姜辛毫不意外,“妙妙。”

    许妙妙和易墨的“商业合作”关系,已经被许妙妙在她面前吐槽过很多遍,今天碰到她作为易墨的女伴,一点也不稀奇。

    “你说的有约,就是和他?”易墨的脸色不太好看,他总是败在了同一个男人手里,还是一个根本不及他十分之一的男人。

    是的,在他眼里,苏念只不过是一个靠着帅气的脸蛋混饭吃的小艺人而已,根本不配站在姜辛身边。

    两个高大英俊的男人,隔着不到三米的距离,眼神的对视让空气都仿佛凝上了一层冰。

    “念念,陪我去吃点东西,我有点饿了---”姜辛打破了这沉闷的氛围,主动挽着苏念的手臂。

    今天是别人的宴会,她可不想再上头版头条,还是以这种桃色新闻的形式。

    看着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臂,苏念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好。”

    虽然他还没有彻底赢得她的心,但她的心重的天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向他倾斜了。

    “今天的宴会是怎么回事?”姜辛边走边问,她实在好奇这场宴会的目的,之前问他,他都是笑而不语,这就越发激发了她的兴趣。

    人对未知总是会感到兴味盎然。

    “保密,待会儿就会揭晓。”苏念宠溺的冲着她笑。

    这个眼神太苏了,她的小心脏!

    看到姜辛被成功转移视线,苏念给她拿了一盘她喜欢的蛋糕。

    “不是饿了吗,吃吧,待会儿可能会吃不下去了。”

    苏念玩味的看着不远处,“你先吃吧,我待会儿来找你。”

    姜辛没问他要干什么,今天来这里,她只是作为一个女伴。

    “辛辛姐,你来了,刚刚没找到机会和你说话。”许妙妙凑了过来,一脸不开心。

    “辛辛姐,你怎么会来这里?还有我偶像?”虽然已经和苏念很熟了,但她还是习惯喊苏念偶像。

    “是他邀请我来的,具体我也不清楚。”姜辛耸了耸肩,优雅的吃了一口蛋糕。

    嗯,很符合她的口味。

    “辛辛姐,你不知道,易墨妈妈已经在和我父母提起我们两人的婚事了,你说我怎么办啊?”

    提到这个她就来气,她的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以后也不需要给儿子继承家业,为什么就非要执着联姻呢?她又不是没有赚钱的本事?

    但是看着已经不再年轻,满含希冀眼神的父母,再多的拒绝她也说不出口。

    看着愁眉苦脸的许妙妙,姜辛在心中叹了口气,对于这件事,她真的无能为力,都是作者君的安排,作为女主,怎么可能逃得过宿命?

    但许妙妙怎么说,现在也算是她的朋友,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她总要为她支支招的。

    “易墨怎么说?”

    这种事如果男主肯不纠缠女主,那么一切都有可回旋的余地。

    “他说会解决,让我不用操心。”许妙妙欲哭无泪,她都快急死了,只差想出躲到国外去的办法了。

    嗯,果然是霸道总裁会说的话。

    姜辛轻声开口:“有没有想过和你爸妈摊牌?”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为了父母勉强自己,也不一定回事他们想要的。

    “我不敢---”许妙妙娇娇软软的开口,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乖得不能再乖的孩子,父母的意见她从没有反对过,哪怕自己不喜欢。

    好吧,女主是不需要像她这种反派一样奋起反抗的,她只需要软糯的哭上一哭,自然有数不尽的护花使者,替她排忧解难。

    她准备继续说点什么,被一阵喧闹声打断。

    抬眸一看,瞳孔剧烈缩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