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云瑶带来的高管全部傻眼了。

    今天带我们来,不就是为了挡酒吗?

    现在有我们这些酒场高手不用,让你们两个和人家八个人拼酒,这不是找死吗?

    “很好,许总果然爽快!”

    郭虎心里骂着沙比,脸上却一副十分佩服的模样。

    省城其他人也纷纷露出高兴的笑容,觉得这事已经十拿九稳了。

    早知道许云瑶和林安两人,如此脑残,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了。

    嘿嘿,等下把许云瑶两人灌醉了,苏少一定会高兴死。

    众人望着林安,都觉得这人脑子觉得进水了,纯粹是卧底啊。

    这时,林安朗声说道:“你们想和许总喝,得先过我这一关!”

    “没问题!”

    郭虎几人立即答应下来。

    开玩笑,就算林安酒量再好,能喝的赢这边八个人?

    而且,这八个人,全都服了解酒药,战斗力绝对惊人。

    “这样吧,为了表示公平,防止作弊,除了斗酒的人在场,其他人通通出去等待结果。”

    郭虎眼中闪过一丝奸诈,想把其他人骗走。

    等把林安和许云瑶两人灌醉,肯定能任凭他们摆布。

    “你!”

    许云瑶点头答应,其他高管怒视着林安,一脸的不甘心。

    要是人数一样,公平对决,大家能在许总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就算输了,今天也不虚此行。

    但因为林安的莽撞,风头全让他一个人出了,其他高管完全沦为看客。

    而且,这次斗酒,云安娱乐集团这边输定了!

    “林安这人果然是个祸害啊,难怪被总公司云安集团开除了!”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许总这么信任这颗老鼠屎!”

    这些高管离开包厢,个个义愤填膺,大骂林安。

    此时,包厢内的斗酒,正式开始。

    “小伙子,按照规则,我们这边喝完八杯,你也要喝八杯!”

    郭虎眼中精光一闪,笑呵呵说道。

    他这边有八个人,林安只有一人。

    搞不好第一轮结束,林安就直接醉倒了!

    “没问题,来吧!”林安无所谓道。

    “很好,兄弟果然爽快!”

    嘴上说的好听,但郭虎心里觉得,林安肯定是个脑残!

    很快,八杯倒满的红酒,整整齐齐地摆在林安身前。

    许云瑶看的一阵心惊肉跳。

    这些酒喝下去,林安肯定要当场醉倒吧?

    随后,郭虎冷笑一声,和七位同伴一起,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轮到你了,兄弟!”

    郭虎朝林安示意。

    众人呵呵冷笑,都觉得林安这一轮下去,肯定要出洋相。

    结果,林安在众目睽睽之下,面不改色地喝完八杯倒满的红酒。

    我去!

    这家伙果然有点东西!

    郭虎等人脸色微变,笑容凝滞。

    不过,我们这边有八个人,通通都服用了特效解酒药,肯定能虐死你!

    “好酒量!咱们再来!”

    第二轮较量开始。

    林安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轻松喝完。

    傻眼!

    震惊!

    惊愕!

    郭虎等人表情无比复杂。

    “来啊,咱们继续!”这回,轮到意气风发的林安发话了。

    第三轮!

    林安依然没事。

    第四轮,郭虎等人脸色微红,林安还是像喝白开水一般,毫无动静。

    ……

    整整二十轮过后,林安已经喝了一百六十杯的满杯红酒,可还是一脸轻松。

    许云瑶大惊失色,第一次发现自家老公的酒量,如此惊人!

    莫非,林安是传说中的特殊体质,对酒精完全不敏感,号称千杯不醉,万杯不倒的那种神仙人物?

    此时,郭虎等人勃然变色,像看一个怪物是的看着林安。

    二十轮过后,郭虎等人即使提前服用了特效解酒药,此时也一脸难受,身体不适。

    那可是整整二十杯红酒啊!

    “大家别停啊!”

    林安主动挑衅,让郭虎等人脸色难堪,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

    老子就不信,你真能千杯不醉!

    转眼间,又是十杯红酒下肚,让郭虎等人头晕脑胀,小腹鼓起。

    人还没醉,但膀胱已经涨得难受了。

    而且,郭虎等人提前备好的红酒,此时已经喝完了,不得不打电话,让酒店送来。

    “郭总,比试没完,咱们可不能中途去厕所啊!”

    林安打消了郭虎等人去放水的念头,再次将桌上的酒杯倒满。

    很快,又是十轮过去。

    此时,郭虎八人身体打晃,已经快撑不住了。

    首先,特教解酒药已经失效,此时后劲袭来,让他们酒意上涌,个个面红耳赤,眼神模糊,摇摇欲坠。

    此时,四十杯红酒下肚,将膀胱撑得如同气球一般,快要爆炸了。

    这时,林安眼神清澈,精神抖擞,像个没事人一般。

    我的天啊!

    这是什么妖孽!

    竟然真的喝不醉!

    郭虎等人惊骇欲绝,一脸震惊地看着林安,同时心生惧意。

    “来啊,大家别愣着,还有几十瓶红酒没开呢!”

    说完,林安端起一杯满满的红酒,递在郭虎嘴边。

    “来,郭总,咱们先干一杯!”

    郭虎望着那杯满溢的红酒,肚子里一阵异响,喉头涌动,直冒恶心。

    “别客气啊,郭总,来,我帮你。”

    林安毫不客气地捏着郭虎的嘴巴,将整杯红酒硬生生灌了进去。

    “呃啊……”

    郭虎喝完之后,突然弯腰呕吐。

    同时,他裤裆处一片细润,浓重的腥臭味和尿骚味,同时袭来。

    这让包厢内众人捂着鼻子,一脸嫌弃地看着郭虎。

    郭虎倒下之后,林安将一杯红酒递到第二人手上。

    “不行了,我不行了。”

    那人连连摆手,看着红酒,也跟着犯恶心。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

    林安冷笑一声,粗暴地捏着他下巴,直接灌了下去。

    噗!

    那人同样崩溃了,狼狈地趴在地毯上,大吐特吐。

    “下一个!”

    林安毫不停留,依旧逼迫剩下那六个人。

    片刻之后,郭虎这八个人,要么当场吓尿,要么胃出血,膀胱侧漏,当场昏迷……

    算下来,最丢人的郭虎,反而是情况最轻的那个。

    眼看好几个手下被抬出包厢,匆匆送完医院急救。

    郭虎一脸惊恐地望着端着红酒过来的林安。

    “郭总,缓过来了吧?来,就剩咱们两个,我们继续喝!”

    林安笑容满面,但在郭虎眼中,却如同恶魔般可怕。

    “不要!我不能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