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寻龙天师 > 第0714章 不速之客
    “闪开!!”

    鹞子哥大吼了一声,随即就地一滚,朝一侧冲去。

    从天而降的赫然正是那口双人棺椁,十几吨重的大家伙从天而降,声势骇人,若是被砸个正着,断无幸免的道理,血肉之躯只怕瞬间就会变成一张肉饼。

    不过,凭着这么一出就想把我们几人拿下,未免天真。

    不消说,在鹞子哥出声的刹那,我们几人已经立即四散而去,却是忘了我们之中还有凌颖这么个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主,这姑娘傻呵呵的杵在原地,微微昂着头,望着那不断在其眼前放大的巨棺,赫然是已经吓傻了。

    “来不及了……”

    我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眼看着凌颖就要被棺椁叩在地上,这时,原本已经窜出去的无双竟毫无征兆的杀了个回马枪,抡起陌刀去挑那扣下来的棺椁!

    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莫说是去阻拦无双,我就连开口说话的余地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无双与那棺椁亲密接触在一起,脑袋“嗡”了一声,整个人的思维都有些空白,只是讷讷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恍惚间,我的脑海里甚至都浮现出了接下来会发生的场面……

    巨型棺椁落下,凌颖被碾成肉泥,血与骨横飞四溅,无双的刀会被棺椁顺带着叩在地上,立即化身为一根杠杆,把棺椁落地的冲击力如数传导在无双身上,他会被陌刀的刀柄搂倒叩在地上,巨大的力量下,刀柄都是利器,哪怕不会将他劈成两片,内脏什么的也会在巨力冲击下全都爆裂,他的肚皮甚至都会炸开,然后内脏碎片从身体各个位置喷射出来……

    没错,这一切都是可以预料到的,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生命到底有多脆弱。

    不单是我,鹞子哥他们几人皆是如丧考妣,谁也想不到无双会选择这种近乎于自杀的手段。

    然而,当一切真正发生时,实际情况却又大大的出乎我们的预料。

    只听得无双怒吼了一声,好似被困在笼子里愤怒的野兽一样,双目近乎瞪裂,陌刀在距离凌颖头顶不足十公分的时候挑在了棺椁边缘上,刹那间火花四溅,碰撞声好似虎啸龙吟。

    旋即……笔直砸落下来的棺椁竟生生改变了方向,在半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轰然砸在一侧,墓室的地板像是遇到了十几磅炸药爆炸冲击,瞬间爆碎,崩起的渣子擦过我脸颊,立刻留下两道深深的血口子。

    至于无双,抵挡了那棺椁的冲击后,面色先是涨红,而后立即苍白毫无血色,“哇”的喷出一口血,仰面沉沉倒地。

    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先前我们四人合力开棺都累得够呛,如今无双竟以一己之力挑飞了从天而降的整具棺椁,螳臂当车,偏偏还真就挡住了的事情,就这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来不及去查探无双的情况,停棺台的黑雾中忽然飞出一团人形的黑雾,速度极快,根本不理会我们几人,直取呆站在原地的凌颖。

    无双倒下了,生死不知,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想都没想,几步迎上去,抡刀就朝那黑影劈砍过去!

    铿!

    刀锋逼停了那黑影,且准确无误的砍中了对方。

    不,应该说是……被挡住了!

    对方直接用手抓住了百辟刀,向来斩金截玉锋利无匹的百辟刀在此刻遭遇了滑铁卢,对方手上缭绕着滚滚黑气,正是阴煞之气,刀身上附着着地灵珠的力量,与那黑气纠葛在一起,发出“滋滋”的声音,但不过是僵持了瞬息而已,很快黑气就朝刀身上蔓延了过来。

    这意味着对方的道行远远要高于我!

    顷刻之间的僵持,实际上就是一场斗法,我一败涂地。

    旋即,黑雾渐渐散去,一个女人的脸从中探了出来。

    这是个极美的女人,与先前躺在棺中的樊胡子的枯尸不可容日而语,和个大活人一般无二,肌肤欺霜赛雪,目如桃花,琼鼻樱嘴,单看相貌而言,必定是个极温婉的人,然而那双眼睛里却只有冷冰冰的杀戮欲望和无穷无尽的恨意,破坏了这所有的美感,狰狞又扭曲。

    对方的鼻尖近乎与我的鼻尖贴在了一起,寒气透骨而来,由点及面,蔓延向全身。

    而后,对方唇角抽了抽,黑雾中忽然探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屈指成抓,径自朝我胸膛抓来!

    我没了法子,正准备弃刀避让,忽闻腰间的风铃“扑棱棱”的响了,那女子听到风铃声,动作有了瞬间的迟滞,而后风铃里忽然探出另一条手臂,广袖绯红,纤手精致的好似艺术品。

    两只都很漂亮的手就这么在半空中完成了一次碰撞,旋即,女子握着百辟刀的手往回一抡,拉拽的我身体失衡,本能的朝前冲去,至于女子则再次缩入黑雾里面,又朝凌颖扑了上去。

    方才关键时刻出手的是茳姚,不过这娘们很冷清,只是一次出手而已,并未现身,至于凌颖的死活,她大抵是半点都不关心的,或者说,倘若有天我身边聚的这几个人挂掉,她恐怕晚上做梦都能笑醒。

    不过,此时鹞子哥和老白他们几人也反应过来了,纷纷出手。

    无奈,黑雾中的女人实在是太厉害了,仅仅一个照面,鹞子哥被击飞,老白正准备从身后给对方一下子,黑雾中却探出了一双手,自上而下那么一划拉,老白脸面上立马多了五道血痕,血流如注,衣服更是从领口至裆部被划了个彻底,立即朝两侧滑落,那印着蜡笔小新的风骚小红内裤都暴露了出来,老白尖叫一声,立即捂裆蹲在了地上。

    好在是绾娘儿比较精干一些,趁着我们几人争取的时间,一把拉上凌颖就往墓室外跑,黑雾如影随形,弹指间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

    我缓口气正准备紧追上去,刚刚冲出墓室的黑雾却一点点的退了回来。

    它追的时候掠杀如风,速度极快,退回来的时候却慢了下来,甚至还有些飘忽之感。

    诡异的情况让我立即止步。

    而在黑雾退回来后,紧接着,绾娘儿拉着凌颖也一点点的退了回来,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紧随他们之后,一个衣着打扮很是时尚的妙龄女郎好似闲庭胜步一般跟了进来,这妙龄女郎一步赶着一步,紧撵着绾娘儿……

    女郎穿着白色的风衣,黑洞洞的墓室里,还带着一副墨镜,脚上踩着高跟鞋……

    只是,她所走过的地方,地面上却会留下一连串灰扑扑的印记……

    这女郎正是那活人妾姚滴珠!!

    她应该是一路在跟着我们的,此刻终于现身,可偏偏,我们几人对此毫无所觉。

    退了一程,那黑雾渐渐停下了。

    于是,夹在中间的绾娘儿和凌颖就难受了,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

    好在,姚滴珠对她们没什么兴趣,看都不曾看她们一眼,直接越过了她们两人,径自朝着那团黑雾走了去,很快被黑雾所包裹,但很快就再次现身了,转身就往墓室外走,那黑雾则紧紧的跟随着她。

    “咯噔,咯噔……”

    姚滴珠的高跟鞋敲击在墓室地面上,让四周有了回音,不知怎的,这声音却让人有些齿冷。

    我看看她,又看看那黑雾,最后看了眼死死咬着嘴唇的凌颖,却也不知是从哪里来了勇气,开口冲着那黑影问道:“稍等一下,你……你就是素馨,对吗?”

    ……